沈寿

生卒:1930年2月 职业:武学宗师
沈寿

本名洪水。1930年2月(农历庚午年正月元宵节)出生于浙江宁波城内的一个职员家庭。 沈寿的父亲生前酷爱武艺,曾从四明山区的童崇武老师(1840~1938)学武练功,其父因参加居民义务救火组织,在一次夜半扑救火灾时受伤亡故,年仅22岁。而当时沈寿出生尚未满两个月。


沈寿著书有:(可自行到书店购买正版沈寿所著书籍,具有收藏价值!)
《太极拳法研究》《太极拳推手问答》《沈寿拳诀选》《导引养生图说》《导引养生百法图谱》等。
沈寿拳诀选 太极拳法研究 太极拳推手问答 导引养生图说 导引养生百法图谱

武术启蒙 终身受益

在上世纪那动汤的30年代,当沈寿还是个黄发垂髫的幼儿时,由于深受家庭、社会和时代背景的影响,他从小就喜欢弄枪舞棒,并天真地大言保家救国。1934年,他遵奉祖母之命,从童崇武老先生学练内家八桩和内家八拳等武术。当时他所接受的,虽只是一些易学易懂的启蒙性武术教育,但这对沈寿一生的影响都是十分深刻的,也可以说是终身受益不浅的。

涉猎广泛 身强力壮编辑

沈寿自幼好学,不论学文习武,都较执着。他自1939年逃难到上海后,在校读书的成绩也一直是名列前茅的。对于体育和武术等方面,更是情有独锺。也许是出于少年人的好奇心

理,因而其涉猎非常广泛。

1943年,他始学杨式太极拳于复兴公园。由于当时他正在上海震旦大学附中求学,学校离公园很近,才有了这个机缘。加上他在幼年时学过内家拳术,太极拳与内家拳在拳理上是相通的;在功底和根基方面,又有许多相似之处,这也就成了他在少年时代学武的首选了。

1944年,沈寿参加工作后,恰好又因工作单位距精武体育会极近,于是,就加入该会,业馀时间就跑到那里去练功习武。他先后学练了太极、少林等多种武术。星期天或节假日, 有时也会去公园学习各种拳械套路,或者玩一玩散手。

在上世纪40年代,他虽然学习过的拳种较多,但这种「蜻蜓点水」式的学习方式,其结果势必是学得多,丢得多;学得快,丢得快。这正应了拳谚所说的「学不专,拳必滥」「样样会,样样空」了。

后来沈寿还热衷于重竞技体育,如举重、健美、摔跤、拳击等体育运动。约在1950年,他经精武体育会老友胡惟予等人的推荐,被吸收为精武体育会的永久会员。当时在「永久会员证」上盖章的是上海精武体育会总干事黄维庆,证件号码为811号。沈寿把这份永久会员证珍藏了36年之后,在1986年作为武术文物捐献给国家了(持有浙江省体委武术挖掘整理组于1986年2月20日颁发的第80号「武术三献证书」)。

1951年9月,沈寿还曾与十馀位大力士一起,应邀在上海市体育馆参加了捐献「体育号」飞机的盛大义演。当时上海《新闻报》《大公报》《文汇报》和《亦报》等,均有报导。

 

因公负伤 重获至宝

沈寿由于积极参加武术、举重、健美等项目的体育锻炼,当时的体格之强健,令人称羡不已。然而正如俗话所说的「天有不测风云」,不幸的事情降临到他的头上。1953年5月,他在西部边陲的一次公出途中,遇山洪暴发,被激流冲走而负伤。此后,他的健康状况就一落千丈,不得不在住医院疗伤期间,重拾最适宜于他的杨式太极拳了。

太极拳乃国之瑰宝,由此重获至宝,可说是因祸得福,倒也喜不自胜。而且,也弥补了往昔由于缺乏练太极拳的恒心,以致有「宝山空回」的遗憾。由坚持打太极拳,他深刻地感受到:作为医疗保健体育,太极拳虽不能包治百病,但对增进人体的抵抗力、愉悦身心,以及预防和辅助医疗疾病,那肯定是会有良好作用的。因此,练与不练是大不相同的。他自从负伤病残以后,仍能抱病坚持工作二十馀年,而且在退休以后,还能本着「有一分热,就发一分光」的精神,为发展中国体育事业出力,这都与他长期应用太极拳、导引、气功等体育疗法的实践是不无关系的。

然而,学练任何拳术,要想做到精益求精,那就少不了良师的传授和益友的切磋。1959年初,沈寿与杨式太极拳拳友慈博相识,拳逢知己,十分投缘。两人从此结成对子,经常在

一起切磋研究太极拳艺,一同练习推手、散手,相得甚欢。上世纪60年代初,沈寿与恩师傅锺文先生重新取得联系,请教杨式太极拳的有关问题。

接着,他又千里迢迢去沪养病和探望傅老师,向老师表达了希望在沪期间能继续进修杨式太极拳的愿望。承蒙老师慨然应允,重新为他一招一式地传授和纠正姿势。每次教拳完毕,师徒两人还一道漫谈拳经,有时直至深夜。老师诲人不倦的精神,深深地刻印在沈寿心中,难以磨灭。

从此以后,沈寿在武术领域由博归约,潜心专攻杨式太极拳至今。当然,此前他所学的各类武术,以及太极拳其它各学派的技法和理论,对他研究杨式太极拳仍旧是不无补益的。


办班创社 造福桑梓

1971年,在北方工作的沈寿,第一次重返故乡。鉴于当地尚无85式的杨式太极拳,于是遵照傅钟文老师所嘱,在宁波刻意推广普及。自1971~1974年间,他有意识地物色和培训了一些助教人才。随后,便在1974年底建议市体育运动委员会创办宁波市杨式太极拳学习班。当时,由于市武术协会自「文革」开始停顿后尚未复会(1982年方才复会),因此,市体委接受了这一建议,并邀请沈寿亲自担任第1~3期杨式太极拳(85式)学习班教练。经过筹备,由沈寿编写了《杨式太极拳入门》一书,油印后分发给学员。该学习班在1975年五一劳动节正式开学,每期学员多达130馀名,盛况空前。至当年10月底,共培训了第1~3期学员400人。

在办班过程中,他还从拳德、拳艺较好的学员中选拔义务辅导员40馀人,分批进行集训,充分调动了大家对学好太极拳的积极性。

自1975年11月起,杨式太极拳(85式)学习班师生走向社会,实行义务教学。至1983年10月宁波市永年太极拳社成立之前的8年时间里,共培训了学员两千馀名。这就为1983年创立宁波市永年太极拳社打下了较为扎实的基础。

经过一年多的筹备,宁波市永年太极拳社终于在1983年10月1日正式成立。它是「文革」后浙江省内获准创建的第一个民间办的拳社。该社经费自筹,民主办社,拳社干部一律

义务任职。沈寿被推选为第一任社长,连任了3届(1983~1993),至1993年10月换届时主动引退。第四届社长由中年人接班,沈寿被聘为名誉社长。

拳社成立以来,为在本地开展杨式太极拳的普及推广等活动,经过历届社务委员和教练员们的共同努力,做了大量工作。他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建设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,借以造福桑梓,以及促进太极拳走向世界,为人类造福。至2003年10月,在庆祝宁波市杨式太极拳学习班成立28周年和宁波市永年太极拳社成立20周年纪念时,有300馀人参加了杨式太极拳、刀、剑的表演。在这次会上,沈寿被聘为「永远名誉社长」。

右为当年沈寿为宁波永年太极拳社题写的社训「诚毅」二字。此二字取义于「诚\以待人,毅以治技」的精神。具体地说,「诚」是指武德,「毅」是指武风。广义地说,「诚\」也包含了忠诚于中国的爱国精神和忠诚\于事业的敬业精神;「毅」不仅是树立一种坚韧不拔、锲而不舍的武风,而且也是做人处事的一种精神风格。

1984年10月,沈寿在祝贺宁波永年太极拳社创立一周年时,为与拳社同志们相互勉励,特地撰写一联,曰:

「拳有渊源,能天天锻炼,可得永年;

社无馆址,若年年集会,必臻百岁。」

2004年,是该社创立21周年了,说明宁波永年拳社已渐渐由幼而少、由少而壮地成熟起来了。当年沈寿书此联语,正是为了鼓励大家从艰难中崛起,增强同志们勇往直前地进行自我锻炼和坚持办好拳社的信心和决心。


默默笔耕 着书不已

17年前,剧作家孙仰芳先生曾在1987年第一期《中华武术》杂志上发表了《小楼说拳———访宁波市武协委员沈寿》一文,其中读到「沈寿老师的神态、气质」时,说:「他是『拳师中的学者』,『学者中的拳师』。」说明这位剧作家对人物的观察是别具功力的。

沈寿早在少年时代,就曾以沉重、洪水为笔名,撰写新诗、散文和绘制漫画,发表在上海《民国日报》《新闻报》和《银钱报》的副刊上。青年时代也曾以汉泉、老骥、沈武、老粗等笔名撰写过一些文学、体育和武术等方面的文章。中年以后,一般就只以沈寿为笔名撰写文章了。其缘由是:他因伤残病痛在身,过早地退休了,当时,也惟有恪遵养生之道,不断与疾患作斗争,借以延长寿命,才能多做奉献。不此,「沈寿」这一笔名,就与太极拳、气功、导引学等著作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在沈寿的一生中,业馀写作从未中辍。退休返乡后,除了从事公益活动、推广普及杨式太极拳外,更利用教学之馀暇,默默笔耕,着书不已。他的主要学术成就是,几十年来,在全国体育、武术、气功、文物、医学、医史等各种刊物上发表的文章总计不下300篇,100馀万字。沈寿的文章不仅在国内学术界有较大的影响,有的还曾在国际上引起过轰动。


其著作已出版的有

《太极拳法研究》(1984年初版)

《太极拳推手问答》(1986)

《沈寿拳诀选》(1986)

《导引养生图说》(1992)

《导引养生百法图谱》(1994)

《太极拳论谭》(1997)(大展出版社1998年)

《太极拳走架推手问答》(1997)

除以上7种外,尚有沈寿点校、考释的太极拳古典理论《太极拳谱》(14卷繁体字本)。

此书系经中国武术协会审定,被列为「中华武术文库‧古籍部」,于1991年初版;1995年被作为精品书再版。

至于这次编集出版的《沈寿‧太极拳文集》(4卷本),其中卷三《36式太极拳详解》,是他在年逾古稀后所写的力作。其馀各卷,除了修订,也有所增补。

他所写的导引和气功类文章,曾被收入到了《常用医疗健身法》(1982年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)、《中老年强身顾问》(1983年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)和《医学知识集锦》(1983年湖南科技出版社出版)等书内。

二十多年以前,沈寿就曾经对来访的记者陈兆年先生说过:「我是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了,得赶快把自己一生所学到的武术、导引、气功等知识整理编写出来,贡献给人民,留传给后代。」如今,他基本上已实现了自己的承诺。


武学贡献

在1981年和1984年,沈寿曾分别被《武林》《中州武术》等杂志编辑部聘为特约撰稿人。河南《中州武术》后来改名为《少林与太极》,由于沈寿长期为该刊热情撰稿,而且量多质高,因而在1990年被河南报刊社评为优秀作者。

1985年10月,沈寿被浙江省体育运动委员会授予「全省武术挖掘整理工作先进个人」的称号。

1987年,沈寿被吸收为中国体育史学会会员(该会成立于1984年,1992年始并入中国体育科学学会,并改名为「中国体育科学学会体育史分会」)。沈寿所撰写的《西汉帛画〈导引画〉考辨》和《甩手运动的反思》等两篇论文,分别在1984~1988年和1989~1994年这两届的评选中,被评为全国体育史优秀论文,并被收编入《新中国体育史优秀论文集》(1997年奥林匹克出版社出版)。他的另一篇写于1993年、题为《毛泽东「六段运动」考辨》的论文,则被编入伍绍祖主编的《毛泽东与体育文集》(1994年四川教育出版社出版)。

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沈寿曾十多次出席全国和浙江省关于体育史、武术学术以及气功等论文报告会,撰写了不少具有学术价值的论文,为发展社会主义的体育事业做出了一定的贡献。为此,浙江省体育运动委员会在1999年7月授予沈寿「浙江省体育文史工作贡献奖」,以示表彰。他是全省获得这一「贡献奖」的13位同志之一。

2004年,沈寿退休30周年。30年来,他饱受伤残病痛的折磨,却坚韧不拔地本着自立、自强的精神,锻炼体魄,发挥馀热,尽自己的努力,为人们做点有益的事情。沈寿认为:惟有如此,才能不负于这既短暂又漫长、既平淡又绚丽。